世界论坛网 > 军事评论 > 正文
南海比台海更危险?中菲两国连续两日发生冲突
wforum.com  2023-12-17 08:23  美国之音

南中国海上周末紧张局势再现:中国和菲律宾船只连续两日发生冲突。

马尼拉称,中国海警船12月9日在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菲律宾称帕纳塔格礁)附近对菲律宾船只动用高压水炮,导致其中一艘船的发动机损坏;次日,在第二托马斯沙洲(中国称仁爱礁,菲律宾称阿云津礁)附近执行补给任务的菲律宾船只也遭受中国海警船的高压水炮,并被“撞击”。

北京则称是菲方船只“侵权挑衅”,以危险方式冲撞中国海警船,中国海警对菲方船只进行“管制措施”。中国海岸警卫队说,菲方船只10日与中国海警“执法艇发生刮蹭是菲方蓄意‘碰瓷’造成的”。

美国和加拿大均谴责中国在该海域“危险和破坏稳定”的行动,美国国防部强调华盛顿对马尼拉的安全承诺“坚不可摧”。

而中国指责美加颠倒是非,称美国“怂恿支持配合”菲律宾,称加拿大“为菲方侵犯中方主权撑腰打气”。

上周末的对峙仅是今年以来中菲在南中国海一系列冲突事件的最新发展。由于美菲之间订有联防条约,中菲在该海域的冲突升级直接增加了美中正面军事冲突的风险。部分观察人士由此指出,南中国海有时比台湾海峡更危险。

“我们这里发生任何事情,就像是另一场战争的开始,世界大战,” 菲律宾驻美大使罗穆亚尔德斯(Jose Manuel Romualdez)对《日经亚洲》说。

请同时参阅:中菲南中国海紧张关系升级,美菲《共同防御条约》是否会被激活?(见后附“延伸阅读”部分)

南海比台海更危险?中菲两国连续两日发生冲突

在南中国海争议海域上,一艘为菲律宾“马德雷山号”旧军舰提供补给的船只驶过中国海警船附近。(2023年10月4日)

南中国海作为重要的国际商运航道,该水域也关系每年数万亿美元的国际贸易。油气资源丰富的南中国海也蕴藏着大量渔业资源,是该区域数百万渔民的生计来源。

以下是有关中菲在南中国海愈发频繁的对峙你所需了解的信息。

一、在争什么?

中国在其“九段线”内提出的主权主张覆盖南中国海约90%的水域,其中包括那些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和台湾更近的争议水域。国际仲裁法庭2016年宣布中国的“九段线”主张无法理基础,中国在南中国海无“历史性权利”。但中国拒绝该裁决。

菲律宾称南中国海为西菲律宾海,中国称南中国海为南海。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逐步扩大对该海域的控制,通过填海造岛、修建军事基地和商用设施等行为加强北京在该地区的力量投射。其庞大的海警部队和渔民民兵队伍时常干扰和恐吓其他主权声索国的海上经济业务,摩擦频率日益升高。美国表示不在主权归属问题上站队,但加强了在该海域的航行自由行动。

南中国海主要包括帕拉塞尔群岛(中国称西沙群岛)、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菲律宾称卡拉扬群岛)、马科斯菲尔德沙洲(中国称中沙群岛)和普拉塔斯群岛(中国称东沙群岛)。

中菲之间的争议海域主要集中在斯普拉特利群岛(南沙)和位于中国所称中沙群岛的斯卡伯勒浅滩(黄岩岛)。

南海比台海更危险?中菲两国连续两日发生冲突

南中国海主权争议地图

以下是最近中菲冲突频发的几处,每一处均位于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内。《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认定各沿海国从测算领海宽度的基线量起不超过200海里的海域为该沿海国的专属经济区。在该区域内,沿海国拥有专属勘探和开发权,但需保障其他国家的航行自由和飞越自由。中国依据其“九段线”主张声称对以下海域的主权,尽管该主张被《公约》裁决为无效。

斯卡伯勒浅滩(中国:黄岩岛,菲律宾:帕纳塔格礁)

  • 2012年被中国控制。

  • 马科斯菲尔德沙洲(中沙群岛)的一处岩礁;距菲律宾吕宋岛120海里(约220公里),距中国海南岛594海里(约1100公里)。

第二托马斯沙洲(中国:仁爱礁,菲律宾:阿云津礁)

  • 1999年菲律宾占领该礁,将“马德雷山”号旧军舰搁浅在那里作为哨卡。

  • 斯普拉特利群岛(南沙群岛)的一处水下暗礁,距菲律宾巴拉望岛约105海里(约200公里),距中国海南岛约540海里(约1000公里)。

米斯奇夫礁 (中国:美济礁,菲律宾:庞阿尼班礁)

  • 1995年中国首次占领该礁,在此填海造岛,建造军事设施。

  • 斯普拉特利群岛(南沙群岛)的一处低潮高低。距菲律宾巴拉望岛约130海里(约240公里),距中国海南岛约600海里(约1110公里)

帝都岛(中国:中业岛,菲律宾:派格阿萨岛)

  • 1974年菲律宾首次占领该礁,岛上有菲律宾平民居住。

  • 斯普拉特利群岛(南沙群岛)的一处礁岩。距菲律宾巴拉望岛约270海里(约500公里),距中国海南岛约507海里(约940公里)

圣灵礁(中国:牛轭礁,菲律宾:朱利安·菲利佩礁)

  • 暂时无人取得实际控制权。

  • 斯普拉特利群岛(南沙群岛)的一处礁盘,退潮时露出。距菲律宾巴拉望岛约175海里(约324公里),距中国海南岛约540海里(约1000公里)。

二、2023年中菲间几次高调对峙

除上周末连续两日在第二托马斯沙洲和斯卡伯勒浅滩发生的对峙之外,今年已发生以下几次危险冲突——

2月,第二托马斯沙洲,军用级激光

  • 据菲律宾海警2月13日的声明,一艘菲海警船2月6日在离菲方控制的第二托马斯沙洲20公里处被中国海警船以军用级激光照射两次,致使舰桥上的船员短暂失明。

  • 激光照射是一种敌意行为,因为它通常是对被照射目标发动攻击的前奏。此外,如此强度的光照可引发被照人员的永久性失明。

  • 专家将此次冲突视为菲律宾在南中国海争端上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态势的起点。因为事发前一个月,新上任的菲律宾总统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首次访华,双方签署一系列合作协议,并同意以外交和对话的方式解决南中国海争端。但事发后,马科斯召见中国驻菲大使黄溪连,表达措辞强硬的抗议。此举被视为不同寻常,因为召见外国大使通常是所在国外交部门的职责,而不是国家元首。

  • 此次对峙也是菲律宾开始向世界陆续公布中国海警部队行为图片和视频的起点。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准将塔瑞拉(Jay Tarriela)对美联社说,“对付中国在西菲律宾海‘灰色区域’活动的最好办法就是将之公布与众。”

3月,帝都岛,蜂拥围堵

  • 菲律宾官方3月4日称,在由菲方控制的帝都岛附近发现40多艘中国船只。

  • 蜂拥围堵(Swarming)是指通过在争议海域部署大量船只以压倒性的存在恐吓或压制目标,对目标形成包围和封锁。中国海军、海警部队和海上民兵部队的规模远大于南中国海其他主权声索国,所以这已成为中国在南中国海秀肌肉的惯用策略。

8月,第二托马斯沙洲,高压水炮

  • 菲律宾官方称,中国海警船8月5日向菲律宾海岸警卫队船只发射高压水炮。当天,菲方两艘巡逻艇护送两艘补给船为“马德雷山号”军舰送船上人员所需物资。

  • 高压水炮的巨大冲击力可以对目标船只造成严重损坏,可击沉木船。其水压也足以击伤人体。

9月,斯卡伯勒浅滩,切断浮标

据路透社报道,马尼拉海岸警卫队人员在9月25日乔装成渔民,乘坐小船,切断了中国在由其控制的斯卡伯勒浅滩上设置的长300米的浮动屏障。面对中国阻止菲渔民进入斯卡伯勒浅滩的行为,菲律宾表示不会退缩,中国警告菲方避免“挑衅滋事”。

12月,圣灵礁,蜂拥围堵

菲律宾官方12月3日称,在圣灵礁附近游弋的中国海上民兵船数量已经由上个月的111艘增加到135艘,菲海岸警卫队已部署两艘舰船加以监视。菲律宾将中国民兵船的聚集称为“令人震惊的发展”,但是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发出无线电挑战后并未受到中方船只的回应。

三、为何中菲南中国海紧张对峙突然升级?

自马科斯在2022年6月就任菲律宾总统以来,菲律宾在南中国海争端问题上对于中国的态度逐步转向强硬。其前任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与北京总体维持友好态度,加强双方经济联系,普遍被外界视为一名“亲中”总统。他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也大多采取不对抗态度。

马科斯将菲律宾的外交政策强力转向其历史最悠久的盟友——美国,以期在南中国海抵御中国军事集结上得到美国更多支持。 2月初,美国获得菲律宾另外4个军事基地的使用权,从而让美国能在菲律宾的9个基地部署军事装备和建造设施,也更方便美军监视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动。此后几个月中,菲律宾与美国举行数次联合军演。

5月,美菲制定新防务准则加强联盟关系,该准则专门提及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重申如果任何一方在“在南中国海的任何地方”受到武装攻击,都将触发双方于1951年签署的《美菲共同防御条约》。新准则还补充规定,菲方海岸警卫队船只也在受保护之列。

马科斯政府也同时加强其与美国亚太盟友的军事联系,与美日韩举行联合军演,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在南中国海联合巡逻。马尼拉也正加紧与日本达成军队《相互准入协议》,通过加强安全合作共同抵御中国的军事强势。菲律宾也将尝试与法国达成类似协议。

也有专家认为,中国加强对抗菲律宾船只还有另一个因素:许多正考虑将生产链移出中国以减少地缘风险的西方企业正将注意力转向菲律宾。尤其在亲西方的马科斯上台后,菲律宾更有可能成为西方国家“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的目的地。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研究员布劳(Elisabeth Braw)在《外交政策》杂志刊文称,中国通过在菲周边海域——同时也是极为重要的货运航道——制造紧张和不稳定因素,会迫使这些西方企业三思而行。这也是作为菲最大贸易伙伴的中国在变相提醒和威胁马尼拉,中国可随时扼住其经济利益的咽喉。

南海比台海更危险?中菲两国连续两日发生冲突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北京人大会堂欢迎到访的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2023年1月4日)

四、对抗持续升级的风险多大?

尽管中菲在南中国海的摩擦愈发频繁,紧张升级,但目前双方的官方声明并未显现出愿意为之开战的迹象。

菲律宾国家安全委员会助理总干事马拉亚(Jonathan Malaya)表示,菲方严肃对待中国海警船12月9日、10日针对菲船只的敌意行为,但这些不被视为“战争行为”。 他说,这只是中国在南中国海的“猫鼠游戏”的一部分,以推进自己的利益。

马科斯曾在旧金山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期间会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双方“试图制定缓解南中国海紧张局势的机制”。马科斯在会面后表示:“我不认为任何一方想要开战。”

专家们也普遍认为中菲在南中国海爆发热战的几率很低,但也有人担心挑衅行为意外升级为冲突的风险。

马科斯表示,最近南中国海上发生的对峙更加坚定了菲律宾捍卫主权的决心。菲律宾会继续在该海域执行补给任务。

彭博社报道说,菲律宾正继续探索通过外交和法律措施回应中国行为,其中包括发起另一起仲裁案。

中国也将继续维护其在南中国海的主权主张,并通过与菲律宾的对峙行动警示该海域其他主权声索国,所以中菲双方在南中国海频繁摩擦的可能性很大。


延伸阅读:

中菲南中国海紧张关系升级,美菲《共同防御条约》是否会被激活?

南海比台海更危险?中菲两国连续两日发生冲突

2023年12月10日,中国海警用水枪向菲律宾船只喷射

中国和菲律宾上周末在南中国海发生激烈冲突,紧张关系持续不下。菲律宾驻美国大使警告两国船只在南中国海的小规模冲突“随时可能”引发重大冲突。星期三,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重申,美国对菲律宾的承诺仍然坚不可摧(ironclad)。作为菲律宾盟友的美国会被卷入中菲冲突吗?

是否会启动《美菲共同防御条约》?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星期三(12月13日)与和菲律宾国防部长吉尔伯托·特奥多罗(Gilberto Teodoro Jr)通话时强调,美国对菲律宾的承诺仍然坚不可摧(ironclad)。美日菲三国国安顾问当日也举行电话会议讨论了三方合作的安排。

星期天,当菲律宾船只试图为坐滩在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内的第二托马斯浅滩(Second Thomas Shoal,中国称仁爱礁)上的“马德雷山”号登陆舰(BBP Sierra Madre)军舰提供补给时,遭到中国海警船的撞击和水炮袭击。菲律宾武装部队参谋长罗密欧·布劳纳(Romeo Brawner)后来表示,自己当时身处其中一艘被水炮攻击的船上。星期六,在南中国海具有争议的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国称黄岩岛)附近,中国对为渔民分发物资的菲律宾船只也采取了类似的敌对行径。

菲律宾是印太地区与美国结约最久的盟友,美国的态度令人关注。根据今年5月发布的美菲双边防务准则,“如果在太平洋,包括南中国海的任何地方对美菲两国公共船只、飞机或武装部队,包括海岸警卫队,发动武装攻击(armed attack),1951年美菲共同防御条约的第四和第五条款的共同防御承诺将因此启动。”

目前,美菲联盟成功地遏制了中国对菲律宾政府和军事资产的武装袭击,但上述准则中的保护对象不包括菲律宾民用船只,并受到中国刻意游走在“武装冲突”红线之外的灰色地带战术的挑战。

在被记者问及“若中国继续发射水炮,何时会被定义为武装攻击?”,美国五角大楼发言人帕特·莱德准将(Pat Ryder)星期一(12月11日)仅表示,美国将更加关注中国的行为和意图,让海上作业人员处于危险之中,是非常不负责任和不安全的。

中菲战争几率不大,中国在测试美国的红线和决心?

菲律宾驻美国大使何塞·曼努埃尔·罗慕尔德兹(Jose Manuel Romualdez)星期二(12月12日)在接受《日经亚洲》采访时警告说,“如果我们的区域发生任何事情,就像是另一场战争、世界大战的开始。”他还说,引爆下一场世界大战的热点是南中国海,而不是台湾。

关注美国在太平洋地区外交和军事发展的国防专家扎克· 阿布迪(Zach Abdi)对美国之音表示,目前中菲在南中国海的冲突引爆战争或是更激烈的冲突的几率并不大。他认为,中菲战争爆发的门槛是由于中国的行动直接导致菲律宾方面出现生命损失,或者中国军队的开火、使用实弹等行为,但是中国还不敢贸然出击。

“现在,中国在一些关键领域对美国和菲律宾都具有决定性的优势。然而,中国并未准备好为南中国海发动战争。在这一地区爆发冲突将会波及菲律宾和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这些力量联合起来完全有能力对抗并击败中国。中国对这一事实心知肚明。”

他还发表推文说:“如果我是中国,我就不会在另一个方向上更努力地推动菲律宾。南中国海的每一个行动都会对未来产生影响。”

不过,菲律宾外交和公共政策研究机构FACTS Asia的国家安全分析师贾斯汀•巴基萨尔(Justin Keith Baquisal)对美国之音表示,中菲之间存在战争迷雾(fog of war),他最担心的是中国的挑衅“意外”升级为冲突,一旦菲律宾船只因水炮射击而发生发动机故障或乘客受伤,“我们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遭遇一次严重事件。中国应考虑其政策风险,因为任何重大事件都将成为菲律宾合理启动《共同防御条约》的理由。”

曾被调遣到菲律宾的美国陆军退役上校、大西洋理事会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吉蒂蓬·帕鲁查布特(Gittipong “Eddie” Paruchabutr)指出,启动《共同防御条约》的比较明显的红线可能是人员死亡,还有军事设备的永久性损坏(比如坠机和沉船)。他认为,中国正在拓展边界、测试美国的红线和出兵保卫盟友的决心,甚至以此为攻台做准备。

他说:“我们有一个完善的战术,即不明确传达触动条约的红线到底是什么。菲律宾和美国的共同防务伙伴之间有一些私下行动,我们可以授权在情报或其他类型的援助方面提供更多支持,但不公开。美国国防部还有其他能力可以明确地与中国沟通,明示中国这是一种不可接受的行为。”他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正在测试美国国防部还有什么不太明显的红线,中国不断壮胆,继续挑事。美国确实可以采取更多措施,更加公开地向菲律宾人提供援助。”

2023年,中国对菲律宾渐趋“零容忍”

过去一年,中国对菲律宾采取的“灰色地带“挑衅手段不断升级。12月3日,马尼拉发现圣灵礁(Whitsun Reef,中国称牛轭礁)附近游弋的中国海上民兵船已由上个月的111艘增加到逾135艘; 今年8月,菲律宾船只因遭中国水炮袭击而将“马德雷山”号的补给任务推迟了两周;2月,中国海警对执行同样任务的菲律宾海警船只使用军用激光,导致几名船员暂时失明等等。

斯坦福大学关注中国海上胁迫战略灰色地带项目“Project Myoushu”的负责人、美国退役空军上校雷蒙德·鲍威尔(Raymond Powell)对美国之音表示,2023年确实是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一年(game changer)。

“菲律宾推出了一场强有力的透明度宣传活动,将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好战行为曝光于众。这导致北京选择升级其挑衅行为,显然是向马尼拉传递一个信息,即马尼拉停止曝光中国的灰色地带活动,同时也对区域的其他国家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菲律宾外交和公共政策研究机构FACTS Asia巴基萨尔说,中国现在似乎对菲律宾的活动愈发采取零容忍的方式(zero-tolerance approach)。

“中国试图阻止菲律宾渔业与水产资源局为斯卡伯勒礁(处于菲律宾领土内,而不仅仅是专属经济区)的渔民进行补给,这树立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即不仅不容忍菲律宾补给安全部门的资产,甚至包括像渔民这样的平民。这是一种区域拒止(area-denial)的做法,表明中国愿意公然侵犯菲律宾的主权。”

但是,中国的做法适得其反。巴基萨尔说,“中国阻止补给马德雷山号的努力在菲律宾引发了讨论,我们或许会在第二托马斯浅滩建设一个永久性军事设施。中国正在自掘坟墓,它的零容忍度正在催生菲律宾的新政策。中国能够在短期内实现战术威慑,但正在破坏与菲律宾的长期关系。”

菲律宾大学法学院海事和海洋法研究所教授杰伊•巴通巴克尔(Jay L. Batongbacal)告诉美国之音,2022年的显著变化是中国的海上民兵变得更加活跃,开始积极参与协助中国海警,作为后者指挥下的辅助船只。他指出,2023年,中国在对菲律宾的行动中明显增加了船只的数量,更加激进地使用非致命激光和声学武器, 不只是拦截,而是真正的撞击,甚至还打开炮口和机枪,做出瞄准的动作来进行武力威胁。”

他说,相反菲律宾的行动保持一贯,即进行定期的轮换和补给任务(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如此),使用的是由民间租用的木船。现在由于中国海警的威胁行为,这些任务不得不由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护航。“中国一直在升级挑衅,而菲律宾没有。” 巴通巴克尔说。

兰德公司高级防务分析师德里克·格罗斯曼(Derek Grossman)近日在军事博客War on the Rocks 上撰文分析说,北京近日的冒险行动可能与华盛顿目前卷入了乌克兰和以色列的冲突有关。他写道,北京可能认为当前的国际环境是发动对菲律宾的突袭(surprise attack )的理想时机,所以决定采取最冒险的行动以彻底移除“马德雷山”号、杜绝菲律宾未来在第二托马斯浅滩执行补给任务。

中国“灰色地带”行动,美菲难以有效反击

菲律宾总统小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Romualdez Marcos Jr.)12月10日强硬喊话称,菲方不会被中国吓倒。但大西洋理事会的帕鲁查布特认为, 菲律宾对中国的战术行动仅有象征性的抵抗措施。因此,菲律宾将不得不依靠美菲《共同防御条款》。

小马科斯上台后加强了与美国的防务关系。深化“加强防御合作协议”(EDCA)下的合作,美军可以进入的菲律宾基地从五个扩大到九个。加强联合军演,提高互操作性,协助菲律宾的军队现代化,美国也多次重申和澄清其条约义务等。

菲律宾外交和公共政策研究机构FACTS Asia巴基萨尔认为,这些措施对遏制中国的“灰色地带”的行动作用有限。 “但如果美国和菲律宾不愿意进行在操作层面上进行报复(从而遏制中国的未来行动),这种合作对于解决中国的灰色地带胁迫战术作用有限。”

《美国海军新闻网》(Naval News)自由撰稿人亚伦-马修·拉里奥萨(Aaron-Matthew Lariosa)也认为,目前美国的协助措施对阻止中国的行为几乎没有帮助。“归根结底,这是菲律宾的问题,没有马尼拉明确要求他们介入,美国无法做太多。”

国防专家阿布迪也认为,除非马尼拉的政策发生变化,否则华盛顿无法真正改变局势。“美国并非无所不能的力量,如果中国的骚扰在美军离开后立即恢复,一切就从零开始。菲律宾需要认清现实并投资增强其武装力量。”

大西洋理事会的帕鲁查布特认为,美军可以在菲律宾部署更多前沿基地和能力,成立联合特遣部队(Joint Task Force)以及深化情报分享等等。“当然,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菲律宾公开承诺并邀请美国驻扎更多的力量。这也有一定的政治成本。”

菲律宾大学的巴通巴克尔建议,美国及其盟友需要考虑对中国军舰和商船采取对等的行动;对中国进行制裁和贸易限制进,使用黑名单制度列出拥有、运营或为这些中国民兵船只提供物质和财政支持的企业和公司;菲律宾还需继续向国际社会曝光中国恶行的真实本质,凝聚更多伙伴,共同反对中国在东南亚和南中国海的侵略和帝国主义行径(imperialist behavior)。

美菲考虑改变南中国海的长期战略

面对中国多年来的威胁和霸凌,菲律宾和美国正在考虑从根本上改变在南中国海的长期战略。据《华盛顿邮报》11日报道,菲律宾正在考虑调整在这一区域的国家战略,但拒绝公布更多细节。

美国海军部长卡洛斯·德尔·托罗(Carlos Del Toro)在9月份的演讲中提出美国需要一个新的海上方略(maritime statecraft),并讲述了美国调动多艘军舰和盟友在2020年通过一次创造性的原型行动(prototype operation )建立了持久的军事存在,有效吓退了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海上叛乱”行为(maritime insurgency)。

此前,美国海军学会的 “海上平叛项目”(Maritime COIN Project)就建议在零散的自由航行之外,扩大在该地区可持续的美军力量,并结合经济外交工具和盟友行动来反制中国的灰色侵略。

0%(0)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相关新闻:
剑指美国航母 中国空射弹道导弹曝光
四面楚歌!18国帮菲对付中国 还有4国落井下石
断然拒绝善意!菲国掀桌子 北京要做最坏打算
美军一动作让北京坐卧难安
加快立法!中国备战印太前奏?
“南海局势”
48小时新闻:
致命“双不足” 歼 -35被曝重大缺陷
闭门造车 习又沦为笑柄
这次,李嘉诚又预判到了什么?
每发“导弹”13美元?这武器或改变战场规则
遭外机“亮肚皮”威吓 轰-6K称如被人用枪指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