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论坛网 > 时事新闻 > 正文
一个成都男生的故事
wforum.com  2022-12-06 18:29  微信

  我是昨天才认识的这个成都男生,在微信上。朋友给我发了他写的一篇文章,记录自己11月27日晚在成都街头的亲身经历。朋友问我,有没有可能发在园地的公众号上?我读了,大为感动。虽然这样的文字目前没有任何可能性在公众号上发出来,我还是想认识他,称得他同意把他的文字分享给更多人。

一个成都男生的故事

  朋友把我的微信推给了他。他很快就接受了。我对他说,我读了他的文字,特别感动。尤其是他未婚妻和妈妈那里。

  他说,我们今天已经顺利领证了。我心中被瞬间暖到。毫不犹豫的,我给他发了一个小小的红包,线上我对这对年轻人的祝福,还有敬意。

  经他授权,以下是他的文字。(12/1/2022)

  前段时间一场大火在北方燃起,屏蔽了许多生命。在我们这个无神论的国度,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星期天下午,一根蜡烛在朋友圈中点亮,大家急忙转发,因为上面约定了时间,是晚上19点49分,还约定了地点,在成都一条著名的小吃街。

  我当时还在加班,几位好友接连给我发来信息,问我晚上是否会去,我们有直接回答他们.

  我首先想到的,是我今年已经32周岁,下周就要和相恋5年的未婚妻登记结婚,他身上背着房贷,我身上背着房贷。我们的父母都已经年近花甲,还有一个一直等着抱上重孙子的外婆。再往后想,想到我的大舅、奶奶、大伯、二伯、两个表哥,三个表弟…… 那一大长串亲戚朋友,无论亲疏,一时间塞满脑海。

  参加这样一场纪念,对我们这样一个家庭来说,谁都说不好究竟意味着什么。可是再转念一想,我今年已经32岁了,说不定将来就要变成一个迂腐沉闷、毫无生气的中年人了。

  于是,我跟未婚妻说,我想去。她对我说,我跟你一起去。我说,你别去,在家等着。接着我又给母亲打了电话,跟她说, 我想去。母亲说,快去,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位女性,都给了我意想不到的支持。

  于是,我也开始在朋友圈中转发那根蜡烛。大约过了两小时后,蜡烛熄灭了,朋友圈里再也找不到了,就像北方被屏蔽的那些生命一样,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开始给我发来同样的关心,四个字:注意安全。

  由于工作的耽误,晚上8:30,我才到纪念会临近的地铁站,比约定时间晚了将近一个小时。从地铁站出来的那段路程,行人出奇的少。但当我李小吃街越来越近,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都是年轻人, 成都的年轻人。 有的打扮的十分质朴,像是刚放学的理工科大学生, 背着双肩包闷头向前, 有的则是满满的叛逆与轻狂, 五彩缤纷的头发, 大冷天穿着短裙的女孩。

  走了一会儿, 小吃街就在眼前。此时,现场已经围满了团结和稳定,团结堵着小吃街的大门,谁都不让进。

  我们看到团结身上穿着团结的制服,但是上面没有团结的编号,也没有向我们出示团结的证件。我们问团结,为什么不让进?团结说,小吃街里有疫情了。我们又问,封控文件在哪里?我们要看。团结说,他们只是执行上级命令。我们继续问团结,你们团结执行的哪个团结的命令?团结说,这个不能告诉你。

  双方相持了好一会儿,没穿制服的稳定来了。我身高183cm,但稳定比我还高,比我还壮。他们都戴着口罩,但眼神中看得见嬉笑和轻蔑 。团结放稳定进了小吃街,这下大家不干了,为什么稳定能进我们不能进?

  大约又过了30分钟,一个男生被两个稳定从我们这个门扭送了出来。男生说,他先是被人从背后打了一拳,随后还有人扇了他一巴掌,把他的眼镜打落在了地上。男生对着团结说,你们至少能不能让我把眼镜拿回来?团结说,不行。男生随后跟我们说,里面到处都在打人。

  我刚开始只是目睹着这一切,一个找眼镜的男生,几个开始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女生。突然我觉得有人在推我,我回头一看,才发现我身后已经围满了人,更多的人,目测有一两百。在他们中间,有拿着相机拍照的男生,纠举着A4纸的女生,有因送外卖却无法收货而叫骂的外卖小哥,有执意上前要跟团结理论团结之意义的中年大叔。

  此刻我猛然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有象征意义的景象。强权挡着人们,不让人们看到真相,但反过来,那些有血性和良知的人们,也同时挡住了强权……

  双方就这样继续对峙,直到我听到在大路方向传来一声怒吼。原来是刚才排着队进去的稳定们,竟然从小吃街一家餐厅的侧门溜了出去。所有人瞬时涌向了那个方向。

  我面朝大路,跟在人群后面。那是一个十字路口,四个街角都围满了人。团结出于战术考量没有切断大路上的车流,以此构建了一条很难逾越的分割线。

  当我拐到自己最近的那个街角的时候,令我想象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所有人都向我跑来,就像丧尸片里逃难的人群一样。他们脸上全是惊恐,尖叫声此起彼伏。在混乱之中,我看到稳定推搡着拿着相机的男孩,我看到稳定用手指着高喊着”打人啦!打人啦!“的女孩……

  我还看到稳定把我们团团围住,稳定把我们按在地上,稳定把我们的头颅踩在脚下……

  我们没有组织,没有章程,没有领导核心,没有重要思想,稳定朝我们一吼,就能掀开我们这些独生子女们心中尘封的恐惧。这对他们来说或许是种胜利,意味着记功和升迁,然而对我们来说,这只是面对自己灵魂必需要跨过的一扇门。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在人群被冲散后没多久,大家又重新聚拢了起来,他们一次次的冲散着我们,我们就一次次的聚拢,像一群扑火的飞蛾……

  在那段时间里,我们的手机都没有信号,顶多只能收到来自自己亲友的关切。但大家还是用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切,如果网络不能传播,那我们就一个人接着一个人,当着你的面,讲述今夜的故事。

  来回几个回合之后,一些人开始四下散去,但又有新的人加入进来。我站在他们中间,看到了很久以来未曾见过的愤怒的双眼,仿佛是要把这黑夜活活瞪出一片光明。后来更多的团结乘着大巴车来到现场,人群也不断聚集,在我离开的时候,几个小时前发起的纪念,已经开始向下一个地点转移……

  那天的纪念,规模不算空前,持续时间不算长久,再过个几年,不知道有几人还会记得。不过我相信,该有的印记,还是会被留下。我学习历史,只觉得惭愧。满书的原则、思想、真理与希望,都不曾与自己有任何关联。那一面面白布黑字的横幅,书写着理想的旗帜,还有那一声声楞要给一个时代划上句号的嘶吼,在我所处的世界里 ,都被各种考试、各种学历,各种公积金养老金失业保险金挤占了他们应有的位置。我们一直坚信,我们是懦弱,且卑微的一代人。我们的脑子要么是一团浆糊要么是已经被洗得一干二净。

  可近些年来,原先只是对病毒的封控,逐渐演变成了对嘴巴的封控,最后在许多城市,竟然已经全然变成了对呼吸、对情感、对人性的封控……

  我们才逐渐明白,即使三观是后天形成的,即使有人聪颖有人愚笨,但人人生来知道何为饥饿、贫困和痛苦。所以人,这一物种,可能并不需要什么高瞻远瞩的畅想、高屋建瓴的见解、或者什么击破长空的理论……

  能够给历史打上烙印的所有时刻,背后都只有一个相同的共识,那就是我们想要以”人”的身份,骄傲的活下去。

  2022年11月27日,烛火宛如昙花,在成都亮过。

0%(0)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48小时新闻:
颜值高、性能强!新型单兵装备来了
比不上日本主力作战舰艇 为何装备如此多054A?
俄空军基地突发爆炸 数十架战略轰炸机情况不明
解放军陆战队完成扩编 6个旅全是对台一线
美日设法拦截中俄高超导弹 专家:根本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