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论坛网 > 时事新闻 > 正文
这才是“特赦朴槿惠”的真正内幕与代价
wforum.com  2021-12-24 04:36  转角24小时

这才是“特赦朴槿惠”的真正内幕与代价

“文在寅总统希望『特赦朴槿惠』能为南韩展开一条政治和解的新生之路...可能吗?”南韩法务部与青瓦台24日上午突然发出重大消息,确认总统文在寅签字“新年大赦令”——以仍在服刑中的前南韩总统朴槿惠为首,全韩3,094名囚犯或褫夺公权者,都将在12月31日当天恢复自由之身——相关消息公布后,南韩上下皆为之震动:一方面是尽管健康状况快速恶化,但南韩社会对于“朴槿惠是否该被特赦?”仍存在高度分歧;另一方面则是战况激烈但打法极为难看的南韩总统大选,正进入最后倒数75天,微妙时机点的突袭特赦与走出监狱的朴槿惠,又将给总统选战带来怎样的不可预测性呢?

南韩法务部表示,特赦朴槿惠前总统等人的决定,主要是顾虑“朴前总统明显恶化的健康状况”,同时南韩社会也正遭遇COVID-19疫情重创,因此政府才会以人道考量、并期待以此促成南韩朝野“理性和解政治”为出发点,同意特赦原本该“一路关到2039年”的朴槿惠。

但文在寅政府的特赦决定,却也激怒了许多昔日“烛光革命”的共同伙伴。像是南韩国会议员沈相奵,就公开谴责特赦朴槿惠令人难以接受,并提出一个相当尖锐、且具有沉痛杀伤力的政治质问:

当初终止朴槿惠贪腐乱政的,是为了“烛光革命”而走上街头的的上千万韩国公民——这麽强大的公民意志,是可被又一个总统不经讨论而直接推翻吗?

南韓政府宣布特赦朴槿惠前總統等人的決定。 圖/歐新社

南韩政府宣布特赦朴槿惠前总统等人的决定。 图/欧新社

 圖/路透社

现年69岁的朴槿惠,是韩国史上首位女性总统。出身于政治名门的他,是前南韩独裁者朴正熙的长女,在母亲陆英修遭到北韩间谍刺杀、朴正熙总统也在1979年遇刺身死后,失去双亲的朴槿惠一度以坚强默哀的形象成为“国家的女儿”。在90年代南韩走向民主化后,从政的朴槿惠也成为南韩保守派的超级明星,并于2012年击败在野党的挑战者文在寅,成功当选了南韩总统。

2013年初上任的朴槿惠,任期一开始曾以经济政策受到各方肯定,但其政府的专断官僚与威权手段,却从2014年的“世越号沉没事件”后开始一一浮现。从造假资料掩盖政府救灾不力,到施压媒体压制真相新闻...等等,朴槿惠也与南韩的基层人民越行越远。谁知真正引爆朴槿惠统治危机的,竟是2016年秋天引爆且一发不可收拾的“国务干政丑闻”。

在当年的干政风暴中,朴槿惠长期让自己的亲信友人崔顺实干预国家事务,小从总统讲稿、大致重大经济对策都会透过非正当管道“告知并寻求崔的建议”。在此默契之下,崔顺实不仅成为青瓦台非法的地下总管,以三星集团李家为首的韩国财阀,也都透过行贿崔顺实来疏通关係——像是现任的三星集团老闆李在鎔,当年就成立空壳公司向朴槿惠、崔顺实一族提供巨额非法献金,以交换朴槿惠下令韩国公营退休基金为“李在鎔争夺集团股权、巩固三星财阀继承地位”护航助攻。

然而朴槿惠与崔顺实的地下贪腐网路,却遭内部外泄,并由南韩《JTCB》新闻台于其当时的王牌主播孙石熙发出一系列独家报导。原本压制各界的朴槿惠控制网路一夕土崩瓦解,从世越号开始累积的一系列不同民怨,于是激起史无前、数百万人屡破游行纪录的全国性大规模公民抗争。最终,在极巨大的政治压力与检方调查之下,南韩国会于2016年底成立对朴槿惠总统的弹劾案,南韩宪法法院则于翌年3月全票通过针对朴槿惠总统的“弹劾罢免”,而被解除职权、强迫下台的朴槿惠,则成为南韩史上第一个被罢免拉下的总统。

朴槿惠被解除总统职权之后,同年举行的南韩总统补选,也让在野的、且在烛光革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文在寅入主青瓦台。至于朴槿惠则很快就被严重贪腐、总统滥权、国务泄密...等等重罪起诉逮捕,全案在2020年终审判处20年有期徒刑定谳,再加上朴槿惠此前还有另一案干预选举的2年有期徒刑——因此,在没有特赦、减刑或假释的状态下,这位南韩前总统理应被关到2039年才可以出狱。

2014年的世越號沉沒事件。 圖/美聯社

2014年的世越号沉没事件。 图/美联社

崔順實(右)成為青瓦台非法的地下總管,以三星集團李家為首的韓國財閥,也都透過行賄...

崔顺实(右)成为青瓦台非法的地下总管,以三星集团李家为首的韩国财阀,也都透过行贿崔顺实来疏通关係——像是现任的三星集团老闆李在鎔(左),当年就成立空壳公司向朴槿惠、崔顺实一族提供巨额非法献金。 图/美联社

「當初終止朴槿惠貪腐亂政的,是為了「燭光革命」而走上街頭的的上千萬韓國公民——這...

“当初终止朴槿惠贪腐乱政的,是为了“烛光革命”而走上街头的的上千万韩国公民——这麽强大的公民意志,是可被又一个总统不经讨论而直接推翻吗?” 图/美联社

虽然朴槿惠的有罪入狱,让南韩社会多少有种“大快人心”的短期亢奋,原本以朴为中心的南韩保守派也一度陷入路线混乱。但随著时间的过去,入狱服刑中的朴槿惠却开始引发了不同的社会反应,除了南韩保守派开始呼吁文在寅政府“特赦朴槿惠以终止朝野恶斗”之外,朴槿惠在狱中不断恶化的身心健康状况,也让文在寅政府感到难以处理。

事实上,在获罪入狱之后,朴槿惠就不断通报自己出现严重健康问题——虽然她最主要的病徵,其实是“椎间盘突出”所导致的严重肩颈与下背部疼痛,因此在2019年也曾就医采取手术治疗。但整体状况却因为朴槿惠的自然老化与坐牢引发的身心症而有恶化现象,因此11月中旬,朴槿惠再度因位背痛、牙齿问题与“精神状况明显不稳定”为由就医住院,其声援组织与在野党团队亦引院方诊疗报告,力主应该特赦,

“否则朴槿惠可能很快就会在监狱里被关到死掉。”

朴槿惠是在2021年11月22日因“多重病症问题”,被送到外部医院接受治疗。但到了12月22日,南韩法务部突然发出声明稿,声称朴前总统的症状複杂,因此允许他继续住院直到2022年2月再接受下一步安排。

此时,南韩政坛就已经开始传出“特赦风声”,但由于相关讨论过去时常反反覆覆,再加上当前韩国本土疫情严重,因此社会舆论第一时间也没有明显反应。谁知24小时过后,12月23日深夜,官方媒体《韩联社》却发出了“青瓦台正准备特赦朴槿惠”的相关报导,相关消息接著就在12月24日一大早成了南韩法务部与青瓦台共同认证的“已成决定”。

 圖/歐新社

南韩法务部表示,本回的特赦并不只针对朴槿惠前总统,而是以“新年”为名义的全国大赦,其生效时间是2021年12月31日,包含对象是3,094名特定囚犯与被褫夺公权者。其中,最有争议与份量的即是朴槿惠前总统,但并不是所有被特赦者都是与朴槿惠类似的定罪背景。

像是在卢武铉总统任内担任国务总理、任后却因收受不当献金而背叛贪腐获罪的韩明淑,就在本回的特赦名单里。虽然他已在2017年刑满出狱,但仍处于褫夺公权状态,直到本回特赦为之解套为止。

而同样的状况,也包含南韩著名的“工运诗人”宋竟东。长年支援劳动抗争的宋,曾在2011年组织“希望巴士”号召全国劳工声援者,集结往釜山声援当年的韩进重工造船厂工人罢工,结果宋竟东却因召集非法集会与罢工而遭到李明博政府通缉逮捕。而在本回的特赦令里,宋竟东与多名同其的工运与民主运动抗争头人,也都一同被文在寅解除了褫夺公权的限制。

进步派的《韩民族日报》表示,本回的“新年大赦”已是文在寅总统任内的第五次大规模赦免。尽管青瓦台方面强调本回的特赦,是希望“安抚并重新团结南韩社会在疫祸之下的不安民心”,但特赦朴槿惠的份量与层级,却远远超过之前特赦的衝击影响力。

这一方面是因为文在寅在任4年多来,始终不愿意特赦朴槿惠,甚至多次强调“贪腐犯罪不容轻易特赦”的原则。二方面则是南韩即将于2022年3月9日举行下一任总统大选,虽然文在寅不参选连任,但目前进步派-保守派的朝野对决选情极不明朗,在选前倒数75天的突袭式重大特赦,自然也有引爆争议的衝击效应。

南韓法務部表示主要是顧慮「朴前總統明顯惡化的健康狀況」,同時南韓社會也正遭遇CO...

南韩法务部表示主要是顾虑“朴前总统明显恶化的健康状况”,同时南韩社会也正遭遇COVID-19疫情重创,因此政府才会以人道考量、并期待以此促成南韩朝野“理性和解政治”为出发点,特赦朴槿惠。 图/美联社

文在寅再三強調「特赦朴槿惠所象徵的和解與團結」之外,也主張朴槿惠惡化的健康狀況,...

文在寅再三强调“特赦朴槿惠所象徵的和解与团结”之外,也主张朴槿惠恶化的健康状况,以及他已是入狱时间最久的南韩领导人,都是让法务部在专业评估后“建议特赦”的关键原因。 图/路透社

“韩国必须超越过去的伤痛,才能迈向崭新的未来。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我们应该大胆地携手走向新时代,而不是一直纠结斗争于我们已经结案的过去问题。”

在宣布特赦朴槿惠之后,青瓦台也代文在寅总统发出声明,文除了再三强调“特赦朴槿惠所象徵的和解与团结”之外,也主张朴槿惠恶化的健康状况,以及他坐牢快满5年、已是入狱时间最久的南韩领导人,都是让法务部在专业评估后“建议特赦”的关键原因。

南韩法务部表示,朴槿惠目前还会持续住院治疗,直到12月31日号“特赦令生效”为止。但对此,南韩政坛的舆论风暴却已瞬间引爆,而针对朴槿惠的特赦,南韩的政坛舆论主要也分成“三大解读”——分别是保守派的“迟到但欢迎”,文在寅与执政党的“尊重并理解”,以及以进步派第三势力、民运与工运团体完全不能接受的“被背叛感”。

像是朴槿惠留下的保守派第一在野党——“国民力量”——所推派的总统候选人尹锡悦,24日一早就对特赦决定表达欢迎。尹锡悦强调“朴前总统的健康与人权处境是我最关心的问题”,尽管国民力量早就呼吁应该“特赦和解”却被文在寅政治性搁置,“但迟到总比不到好,希望朴前总统获释后早日康复。”

而与文在寅支持的执政党总统候选人——与尹锡悦一路选战死斗的“韩国川普”李在明——则有点尴尬地表示“我也是一早起来看到新闻头条才知道”,但过去素以强硬发言且一直不支持特赦朴槿惠的李,24日却只表示“尊重并能理解文总统的决定”。

“话虽如此,直到今天韩国人民都还在承担朴槿惠贪腐乱政的不义后果。朴前总统仍然欠所有国民一个真心的道歉。”李在明话锋一转地表示:“虽然现实的法庭已经结束了,但历史的法庭所作的终极评价,绝对还会继续。”

文在寅支持的執政黨總統候選人——「韓國川普」李在明(圖)——過去素以強硬發言且一...

文在寅支持的执政党总统候选人——“韩国川普”李在明(图)——过去素以强硬发言且一直不支持特赦朴槿惠,但24日却只表示“尊重并能理解文总统的决定”。 图/欧新社

事实上,李在明针对朴槿惠特赦案的回应,不仅一点都不像“韩版川普”的风格,还显得非常迂迴且无力——这是因为在南韩社会、特别是进步派的死忠基层里,对于特赦朴槿惠立场非常两极。甚至李在明本人之所以能够赢得总统提名,或多或少也都得利于先前的“朴槿惠特赦争议”。

在去年以前,文在寅总统的大选接班热门,都以前总理李洛渊为头号选手。但李洛渊为了争取中间选民、提升执政党的可当选性,而大胆暗示“支持特赦朴槿惠”,此一发言加上后来在2020年7月的前首尔市长朴元淳被控性骚扰后自杀逃避风波,接连重创了李洛渊的政治实力,这也让风格争议屡生问题的李在明趁势赢得提名初选。

李在明投鼠忌器的特赦炸弹,也反映在进步派第三势力与南韩草根左翼“完全不能接受特赦朴槿惠”的背叛控诉。像是打算角逐总统大选的进步派小党“正义党”参选人沈相奵、曾全力号召烛光革命的“韩国参与连带”(PSPD)、以及多个工人运动的社运组织,都不约而同地谴责了文在寅“滥用特赦”的背叛与逃避。

PSPD等社运团体不满地表示,文在寅上任初期曾经给韩国社会很大的新政治希望,他曾主张要打倒韩国的恩庇仕从主义,也强调在烛光革命之后,南韩应该对于“权力贪腐”有著更严格、果断与明确的典范立场,甚至列举五种贪腐大罪为承诺,强调自己绝不会轻易特赦这些政治贪腐犯,

“结果呢?文在寅总统说特赦是为了国家团结与和谐,但制裁犯了罪的朴槿惠前总统 ,是韩国公民藉由烛光革命的授权与意志,在没有道歉与合理讨论空间的状态下,请问当权者有什麽资格与政治授权,竟敢专断下令该不该特赦朴槿惠?”

 圖/法新社

总统大选胜选希望渺茫,但在进步派中很有代表性的国会议员沈相奵亦质疑文在寅“特赦朴槿惠”的政治伦理,他们强调:朴槿惠的弹劾、罢免,乃至于下台之后才能被调查与定罪,全都是烛光革命的公民遗产——在此状态之下,人民寻求的是正义,或者是最低基本的道歉,但朴槿惠却是死不认错至今,“难道一个全斗焕的故事(被金大中特赦后,完全否认自己历史反行直到平安老死),还不够教训吗?”

在反对意见的理解中,朴槿惠之所以会坐牢,是因为“烛光革命”对他贪腐政权的政治定罪。但文在寅此刻的特赦,却也同样是却也打著“团结和解”旗帜的政治决定,以少数菁英的意见推翻了当年烛光革命的公民意志,尽管不同时代与不同背景确实有今非昔比的讨论空间,但文在寅政权并没有讨论、对话、或者相应的公民参与形式,

“总统说了算的决定,又把烛光公民当成了什麽?”

作为国家媒体的《韩联社》就在报导里特别点出“特赦朴槿惠可能引发的选战影响”。由于李在明与尹锡悦两人,都各自因为家人丑闻而声望扫地。但在疫情、中间选民厌恶“两个烂苹果”的状态下,南韩进步派与保守派的基本盘对决可能会成为来年选战的关键,而特赦朴槿惠一案对于庆尚北道、大邱...等“保守派铁票仓”的影响,则可能成为值得观察的选战风向之一。

至于终于等到特赦的朴槿惠本人,又是如何看待这件事呢?在韩国时间24日中午,朴前总统也透过律师为外发出简单声明:

“对于造成国民骚动,我感到很抱歉。但对于文在寅总统与政府特赦决定,我在此也衷心表达我最深的感谢与敬意。”

朴槿惠的声明表示,自己目前的打算,是要全心努力恢复健康。但发言中他没有就过去的贪腐犯罪认错道歉,也没有就其他问题发言——讽刺的是,朴槿惠目前住院的单位,就是首尔江南区的“三星医院”,这也是让朴的国政贪腐风暴曝光的三星集团所属。

「總統說了算的決定,又把燭光公民當成了什麼?」2016年,南韓民眾往青瓦台遊行,...

“总统说了算的决定,又把烛光公民当成了什麽?”2016年,南韩民众往青瓦台游行,要求时任总统朴槿惠下台。 图/路透社

0%(0)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48小时新闻:
俄罗斯想要的不是“辽宁号”,而是中国专家…
中国军方在反激光领域上取得创新性突破
德国学者助力中国军事科技 美国专家谴责
中美航母打击群南海互呛 专家曝竟有这效用
俄乌战况1月15日:俄第11次大袭击再造人道灾难